前DVF创意总监Jonathan Saunders加入国产女装Lily 2019-11-02 18:01

  沉寂在大众视野许久的Saunders此次选择加入Lily,饱经挫折的他能否做自己想要的设计?而Lily又是否可以给他一个稳定的舞台?

  Jonathan Saunders一度是伦敦时装周上炙手可热的设计师之一,凭借对绚丽多变的印花和色块拼接恰如其分的掌握,以及在面料领域深耕出的专业能力,Saunders在踏入时尚领域后便迅速获得行业认可,作品也频频登上Vogue等时尚大刊封面。

  从2005 年苏格兰年度时装设计师,到 2008 年ELLE 英国年度时装设计师,再到 2012 年斩获了重量级 BFC / Vogue 年度设计师大奖,Saunders行业表现也不乏诸多行业奖项认可。

  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其鲜明的个人风格、专业实力却未能一直为他的职业生涯保驾护航,实现一路高升。

  在历经无数次混乱与冷静之间的角力后,饱受挫折的Saunders最终选择入驻国产女装品牌Lily。从太平洋彼岸辗转至中国,从高定服装切换至大众快时尚消费领域,这番操作对于Saunders职业生涯的转变意味,以及时装品牌Lily与Saunders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都将伴随着大众想要一探究竟的目光。

  进入时尚领域前,Saunders曾是格拉斯哥艺术学院的家具设计师,后来在一位导师的引领下,开始进入纺织品领域,并迷上丝网印刷工序,尤其是特殊工艺印花。奢华风格吸引Jonathan Saunders离开格拉斯哥,来到被称为“天才设计师摇篮”的伦敦圣马丁中央设计艺术学院求学。

  毕业秀之后的48小时内,McQueen火速抛出橄榄枝,邀请Jonathan Saunders加入品牌进行印花设计。在2003年春夏系列中,Saunders交出了在Alexander McQueen的第一份答卷,天堂鸟印花成为了当季最流行的设计。

  事业初期便展露锋芒的Saunders随后受到了Christian Lacroix的青睐,后者邀请他担任Chloé与Emilio Pucci的创意顾问,负责为Pucci设计一些全新的印花,这改变了Pucci以往只是在过往印花的基础上做修改的传统做法,对于品牌来讲既是破例也是创新。入行初期便担此重任,从中也可窥探出Saunders在印花上的造诣。

  Saunders曾经告诉英国时装协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 ),与诸多品牌合作的经历带给他了宝贵的学习经验——“如何将想法变成真正的产品、如何在时尚行业中安排自己的日程表”。

  凭借与诸多品牌的合作经验与积累,Saunders在2003年伦敦时装周期间推出了自己的个人品牌系列,并迅速获得一片媒体好评,首个系列被刊登在英国版《Vogue》2004年1月的封面上。

  来自大众和媒体的赞誉让Jonathan Saunders 的个人品牌在时尚界顿时名声大噪,但市场上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2010年转战纽约时装周也未能帮Jonathan Saunders打开国际市场。

  与工业化生产的国际知名品牌相比,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小规模生产总是欠些火候,相比之下“虚高”的定价始终未能在国际市场上取得进一步的突破。

  同时在分发渠道方面,Jonathan Saunders虽然拥有自己的网站,但并没有在展示产品之外进一步进军电子商务,这意味着Jonathan Saunders的产品将极大程度上依赖商场、买手店以及奢侈品电商。

  而客流持续萎靡、同店销售下滑的传统零售环境使得争取到奢侈品电商的青睐变得至关重要,但对于Jonathan Saunders此类独立设计师品牌来说,上新速度不及同行成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时的致命硬伤。

  2015年,Jonathan Saunders的投资人 Bharti Pasricha 宣布撤资,Saunders也随后宣布将活跃了12年的个人品牌“雪藏”。显然,工业化生产怪圈下,设计师的创作逻辑与商业逻辑之间存在的偏差成为摧垮Jonathan Saunders品牌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并不是一个轻易草率的决定,我对于我的团队成员们的辛勤工作与奉献深表感激。”Jonathan Saunders表示,“在过去一年中,Eiesha一直是非常棒的合作伙伴,寄予我们很大支持,但我们仍将决定结业。我对于业内的朋友们表示衷心感谢,期待与大家在未来的创意项目中再次合作。”

  不过,艰难的生存环境并没有让Jonathan Saunders消沉太久,在遇到Diane Von Furstenberg(DVF)后,Saunders仿佛是找到了正确的打开方式。DVF是由美国同名设计师于上世纪70年代创建的品牌,针织裹身裙是其王牌单品,但由于款式比较固定,在印花上做足功夫是传承经典的不二法宝,而这与Saunders在印花方面的深厚功底也高度契合。

  DVF的品牌精髓是赋予女性自信,独立的特质和对自我价值的认同感,而Saunders本人为女性创造美的愿望与DVF的理念再次不谋而合。

  在不到两年的任职时间内,Saunders为DVF 带来了创意策略上的大变动:修改logo、调整店面风格、重新设计品牌网站甚至还更换了购物袋,其发布的服装系列也广受赞誉。

  然而,随着传统百货的没落,实体店在普遍低迷的大环境下面临着巨大的挑战,DVF表示“必须跟上这个不断变化和颠覆性的世界”,并努力使品牌向年轻化转型。这一大方向的改变却与Saunders的创作初衷和风格相违背。

  2017年12月,Jonathan Saunders宣布离开DVF,当时距离他出任该品牌的首席创意官职位才过去19个月。他的离任被解读为是设计风格的偏执与品牌风格有了巨大偏差。

  而Jonathan Saunders 则坚称双方是友好分手,并通过一份声明表示:“感谢 Diane对我的支持以及为我提供的机会。我对过去18个月以来我们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我要感谢这个强大的团队,感谢他们对品牌的贡献和支持。”

  如今,沉寂在大众视野许久的Saunders选择加入Lily,饱经挫折的他能否做自己想要的设计?而Lily又是否可以给他一个稳定的舞台?这都将是他加入lily之后要继续探索的问题。

  Lily 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快消经济时尚的中国品牌。在成立之初,Lily品牌定位是少淑女时装市场。但在行业竞争的驱使下,Lily不得不于2013年启动品牌转型,切入年轻都市女性的商务时装市场,将目标确定为26至35岁之间的职场女性。

  精准的定位和品牌营销也为品牌进一步扩张提供了保障,目前Lily在中国市场已拥有900多间门店,分布在数百个一二至低线多家门店,广泛分布于巴黎、俄罗斯、沙特阿拉伯、泰国等地。

  品牌转型之路上,2018年被Lily称为“新零售打造线上商务时装品类元年”,与阿里双方在智慧门店、新技术领域展开多元合作。而一系列的转型之举帮助Lily在“女装消费市场的红海”中脱颖而出,截止2018年11月11日21时22分,Lily商务时装双十一成交额突破1亿元,正式跻身天猫“亿元俱乐部”。

  有分析称,从Saunders的职业发展路径来看,其在定位轻市场的女装设计方面确实颇有经验,似乎与近年来转型定位年轻都市商务女装,并努力开拓国际市场的Lily品牌颇为契合。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Jonathan Saunders个人品牌的时装系列都曾在不少高端精品店中出售,一件大衣约1000美元左右,裙装在300美元左右。从定价来看Jonathan Saunders与DVF和Lily不在一个档次。因此,入驻Lilly的Jonathan Saunders能否适应中国的时尚消费趋势和档次的改变则是需要进一步观察的方面。

  此外,Jonathan Saunders要跟上快时尚的节奏,频繁更新的低价时尚产品必定会牺牲掉品质和设计师的部分创作空间,创作逻辑和商业逻辑之间的斗争与妥协是否会违背Saunders的初衷,以及如何在二者之间实现自洽同样也是摆在Saunders面前悬而未决的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Saunders的加入为中国女装品牌设计注入了新的血液,更或是说将会进一步帮助中国品牌在国际舞台上站稳脚跟。到底未来二者的合作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Lily2020年的秋冬系列或许就能见分晓。